雨疏风骤

听风吹过的声音


片金不得许,摇落声满地。知我怜秋意,应有慕春情。——题记
从上古先秦,人们便用“风”来表示一个社会群体的风俗,风格,故有《诗经》中《国风》一说。现在的风,除了表示一种自然现象,也意为社会上长期形成的礼节、习俗、风气、风习、风物、风尚。声音,则是指语言,人因有了声音可以表达,因有了语言可以寄托情感。而风吹过的声音,自然就是中华语言在历史长河中被口口相传,逐渐演化的痕迹,且听这长风浩荡,从五千年前的黄河畔始,至今仍不曾停息。
我读《诗经国风》,看到秦国多慷慨击筑之羽声,郑卫多少女儿郎情脉绵绵小调,是以秦国好战,郑卫为商贾往来之地,民风开放。诗歌是人类最优美的语言,两千年前的人们将自己的生活与见闻编排成一首首歌曲,纵使经年累月旋律不再,但这种精纯的语言依旧能绘出那个纷乱年代中每一个国家的剪影。这即是“国风”。
也正因为如此,终唐一朝,决不止杜诗才可称史,所有的诗人,所有的唐诗,汇总在一起,仍是一首盛世煌煌,忽而国破,再难续篇章的悲歌;赵宋南下,我看过很多南宋词人的简介,有多少“其词早期多清丽婉约,南渡后转为慷慨悲凉”,这非一个人的转变,而是一群人的气节。
他们也许在那个时代是孤独的,但在后世看来,他们从未孤独。因为他们曾代表过一个民族,所以整个民族也站在他们身后。这个群体用手中的笔墨写出了一个时代的风潮,风呼啸着挟卷过大地,留下永不磨灭的印记。
现在,这股风依旧没有歇息,我们正站在风口,聆听着所有被表达过的语言。而来自遥远的风,又何尝不是曾经的风潮呢?
前几日在网上看到一则帖子,说是发布人偶然看到自己十年前的网名和动态,现在看来幼稚无比,还有些尴尬,许多网友纷纷应和,我不禁也想起自己小学时注册社交帐号起名时的内容,果然不堪回首。那时网络刚刚普及,甚至有教人起网名的书籍,“轻舞飞扬”还算个好名字。但是现在谁还会看这种书,起这种名呢?十年前没人觉得这些过时的,相反,旧时尚正是最新潮,年轻人趋之若鹜。
并不是说过去不好,这是社会接受新事物时再正常不过的经历和风气,就像现在我们的所言所行,所思所感一样,都只是一个时代片面的折射。正如王羲之所言,后之视今,亦犹今之视昔——或者更恰当一点,今之视昔,亦犹后之视今。当我们这一代垂垂老矣,是否也会关注那时的新风尚,回忆起几十年前听过的“风潮吹过的声音”,多了几分无奈与调侃。
然而就像风吹过树洞的声音,有的像惊涛拍岸,有点像婴孩啼哭,有的像猿鸟啼鸣,不同的是树洞,而风始终是风。语言的形式,内容,传播方式,这些都不重要,糟粕终究会沉淀下去,重要的是,作为一门语言,它的传承从未改变过,断绝过。
我抬头望了望天,风声簌簌,树影婆娑,有被风吹落的树叶,想它也曾作一片初春的新叶,挺立枝头上,迎接着阳光雨露。
秋的悲歌不是为它而奏响的,今年秋至,来年春开。

最近的一篇作文,自己还算比较满意,又改了改,但也有可能是水平还不够的原因 希望不喜欢的可以给一些意见,谢谢
题记...当然是沃•兹基硕德_(:з」∠)_

评论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