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疏风骤

河神


灵感居然来自一条排污河...妙不可言妙不可言😂


这座县城座落在一条河上。
城市不大,于是这条牵系着县城交通命脉的河就显得意义非凡。河两岸有很多上世纪初留下来的老房子,从某些河段沿着流水蜿蜒的方向看去,每天太阳像是从尽头升起又从源头落下,细碎的水波搅散金色的光辉和沉默的倒影,一个镜头就足以让人回溯百年时光。于是就有人传言,看着儿这么美,是住着神仙呐,保平安的,可不敢往水里扔东西。不信?你看咱落水里的那些个箱子,网子什么的,哪个没被捡回来,这河神,灵着呢。
男孩和他父亲就住在这段河岸边的一栋老房子里。
父亲管理这附近几公里的水域,无非打捞打捞落水物品之类,要干的活儿不多。他总是清晨开着小艇出去,刚过中午就能回来。老房子的设计并不合理,屋内昏暗逼仄,女主人死后,他更不喜欢在里面待了,连父子俩的衣服都拿到河边洗。

时间过得很快,儿子上了初中,开学那天,他拍拍儿子身上干净的校服,刚想说什么,就听屋外人喝到:“老吴!快点!省里来领导了,头儿叫咱都过去!”
西装革履的男人站在船头,后面跟着一大帮人,小县城哪有那么多东西可汇报,说完了就开始打太极拍马屁。领导本来是想象征性地视察一下工作就走,驶到那段传说有河神居住的河段,短小的眉毛扬了扬:“诶,小刘啊,你们这里风景不错嘛,我看可以搞一搞旅游业的,”领导搓了搓快要看不见指节的手,“渔业要跟上经济发展很难的,我会直接从省里为你们申请补助!”说着对小刘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小刘哪能不懂,忙不迭应下来,男孩的父亲却在一边悄悄皱起了眉头。

男孩的同桌是他们班班长,一个清秀的小姑娘,那天他正要回家,听见班长和朋友们抱怨倒霉,刚配的眼镜掉进了河里。
男孩突然回头,对她说:“你眼镜......掉哪了?我......我可以给你问问河神。”
女生们一齐哄笑起来,“你怎么这么迷信啊?”
男孩涨红了脸,“是、是真的有,很灵的!”
“告诉你告诉你,你真有意思!”

逐渐有成队的游客来到县城。他们有那么多双眼睛,却往往盲目,老楼在外面拍拍照可以,进去是没有时间和耐心的;随手扔个瓶子倒是很方便,又暗自腹诽,“这河也没说的那么好看嘛”。父亲越发忙碌,河道上的拦截网收获了越来越多意外落水物品之外的空瓶纸袋,县里只好再招几个人来清理,男人本就微薄的薪水又少了几百。

转天班长被桌子上放的眼镜吓了一跳,惊呼道:“不会真的有河神吧!”
“我说过......很灵的。”男孩腼腆地笑着。
“谢谢你!那改天我还真得好好拜一拜河神呢。”
男孩没有说,是他昨天把父亲的艇开出去,在冷水里找了两个钟头,才把眼镜捞出来。

尽管父亲很努力地在工作,但河水还是一天天浑浊下去。男孩上了高中,是个有模有样的少年了,班里没人愿意跟他坐同桌,因为他衣服上有股怪味。家里用不起自来水洗衣服,父亲在阴冷小楼里惹出的风湿也时不时发作。他哪敢说。
男孩从没信过河神,因为他知道那些事都是他们做的。但他从没像现在这样希望河神真的存在过,如果这条河有灵庇佑,至少让父亲好起来吧。

“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,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”,父亲还是在儿子高考前瘫痪了。男孩奔波于医院和学校,最后不得已在生活面前放弃高考。
新招的河道巡查员们完成表面工作后便不再打捞水下沉没的物品,人们发现自己落水的东西再没有向以前那样出现;河水隐去了曾经的容貌,客流量的减少伴随着收入的减少......
河不再庇护人们了。
于是有说河神不灵了的,有说根本就没有河神的,有说河神被脏污的河水气走了的......久而久之,最终没人记得这个传说。太阳依旧东升西落,男孩再也无暇在家门口看看,只有在日出和黄昏时阳光才能稍稍遮掩的,奄奄一息的河水。



总觉得还缺点什么,可能真的是写作水平跟不上欣赏水平吧 虽然欣赏水平也一般_(:з」∠)_依旧评论求轻喷求建议

评论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