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疏风骤

【图姝/姝图】她结婚的时候,她偷偷去看了

题目很沙雕_(:з」∠)_其实就是个小小小小小小小段子,比上次的还短
脆皮鸭里的百合拉娘,我都在萌些什么...so注意避雷...

我觉得图兰是一个身体很开放情感很拘谨的人,她小时候的经历使她对爱情产生了很大的不信任,也培养了她性格中狠辣果断的一面。而且她很有可能会极力在潜意识中回避这种情感,所以...如果她真的爱上某个人的话...没准是很迟钝的。但她绝对不会在心里矫情,她清楚自己是个怎样的人,也不觉得这些因因果果是什么“禁地”,所以后来和薄荷说起的时候她很坦然。
我不想用那些太“少女”化的语言去修饰她。真是一个很酷的人了,我真爱她。_(:з」∠)_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统帅的妹妹林静姝婚礼那天,正好是图兰轮休。
图兰迫不及待地想见到林静姝,只是远远地见一面就好。
——将军压根没跟她说过这件事,是她自己要来的。一路上小心翼翼——白银九的常年工作培养了她良好的反侦察能力——简直像个被迫害妄想症。这可一点也不“伊丽莎白”,要知道她在第一星系钓凯子都敢光明正大的。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自从听属下汇报完她要结婚的的消息——不,不是,是从那天将军让自己带给...夫人,生日礼物的时候,这粒沙子就被裹在心底的软肉里出不去了,久了也磨不成珍珠,反而越来越大,威胁到图兰外面这层“欺软怕硬”的壳。
故只身来寻找答案。
她有点后悔选了这每一个最角落的位子,只能把脖子抻成狐獴。可惜过于直白,色厉内荏的视线被林静姝一个模棱两可的偏头给吓了回来。两人的目光在前排代将军来的洛德身上尴尬地打了个磕绊,又跌跌撞撞地被它们的主人扯开。
图兰别别扭扭地在昂贵的座位上煎熬了片刻,突然被人群的细微骚动惊醒,然而骚动只持续了片刻。格登像个忠诚的骑士'将戒指戴在林静姝的手上,“公主”把她的戒指交付出去的一刹那,图兰觉得自己的心率有那么短短的,一瞬间的不稳。
最后排角落里的位子,是灯光照不到的地方。
但凡她平时看些爱情小说,大概就会意识到此时大事不妙,无奈,从在第五星系度过的并不快乐的童年,她就不信这一套了。
都是人编的,都是人看的,哪来那么多的真实性?只不过是有人满足于别人的,甚至只是一组数据的青春年少或爱恨情仇。她既没兴趣,也没时间,在体能训练和她的第二专业之余抽出时间用浪漫美好的“骗局”麻痹自己。

这是图兰不知道自己喜欢上林静姝的第三个沃托年。她既不敢睁开眼,也不肯撒开手。

评论(8)

热度(59)